新聞資訊

鋼企全力以赴迎接物流大考

全能影视鋼管集團——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    丨    2020.02.25    丨    129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公安部、交通運輸部等接連下發了有關保通保暢的多項通知,力求統籌好疫情防控與經濟社會發展,也要求根據企業複工複產運輸需求,積極恢複交通運輸服務。

從全國範圍來看,疫情造成的物流影響都是不容忽視的,各地采取的封城、封路等舉措大大影響了鋼企原料進廠和鋼材產品出廠。那麽,不同區域的鋼企,物流運輸受限情況有哪些不同?鋼企將采取哪些舉措全力保產,迎接這場物流大考?帶著這些問題,《中國冶金報》記者深入采訪了各鋼企有關負責人,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內陸型鋼廠汽運首當其衝

對於多數內陸型鋼廠而言,受區位優勢、路網建設等多方因素影響,公路、鐵路運輸占比較大。在此次疫情中,首當其衝的便是汽運。

太鋼製造部助理馬玉龍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太鋼當前的主要問題是,原料運進來比較困難,產品(運輸)組織也有一定難度。正常情況下,太鋼皮帶運輸和火車運輸的占比約80%,其他運輸方式占比20%。作為一家不鏽鋼生產企業,太鋼主要原料,比如一些合金,尤其是貴重合金運輸,汽運方式占比較大。

對包鋼而言,疫情原因導致的運輸不暢,是影響包鋼生產經營的*大因素。特別是依靠汽運的原燃料不能保證到達,對保產工作影響*大。據包鋼礦業相關工作人員介紹,蒙古方麵關閉口岸是製約蒙古焦煤不能按期到達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時,內蒙古盟市之間往來運輸也一度受限,從內蒙古巴彥淖爾市至包鋼的蒙古煤汽運暫時中斷,嚴重影響到包鋼的正常生產。目前,駐守口岸的包鋼普興豐達公司正協調當地洗煤廠複工複產,所洗的庫存精煤將采取“公轉鐵”方式向包鋼運送。

華菱湘鋼與京廣、浙贛、湘黔、湘桂等貫穿南北的鐵路幹線相連,緊鄰湘江、長江黃金水道,雖不算嚴格意義上的內陸鋼廠,但其廢鋼和生鐵主要依靠公路運輸,這部分受疫情衝擊相當大。據華菱湘鋼有關負責人介紹,廠內廢鋼庫存*低時不到春節前的1/5,廠內緊急收集廢鋼作為補充。華菱湘鋼近日雖通過抓緊采購、盡可能把汽運協調為鐵路運輸,使到達量有所恢複,但仍然略低於需求量,隻能減少廢鋼使用,造成鐵耗上升。

沿海靠港型企業水運有所受限

與內陸型鋼廠不同的是,對於沿海靠港型鋼企而言,除鐵路運輸外,水運、海運則屬更為常見的運輸方式。當下,這類企業物流同樣麵臨港口複工延遲、人員不足等造成的產品積壓問題。

位於東北地區的鞍鋼、本鋼等鋼企,雖存在自有礦山、碼頭等優勢,但港口管製、碼頭延期複工、道路封閉等因素還是嚴重影響了原料進廠和鋼材產品發運。2月14日,滿載17萬噸進口鐵礦粉的“凱蘭”號貨輪在遼寧大東港碼頭緊張卸貨,下船的貨物也在*時間通過鐵路運往本鋼集團。而這主要得益於大東港海關為保障本鋼這一重點企業的正常生產不受疫情影響,特事特辦,開設“綠色通道”。大部分情況下,鋼企的物流效率依然在大幅下降。

首鋼京唐公司地處曹妃甸,是一家典型的北方沿海靠港型鋼企。據該公司物流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疫情對企業物流、銷售確實造成一些影響,不過企業目前可以保持生產正常。麵臨的問題主要包括兩方麵:一是受裝船港尚未複工的影響,部分原燃輔料物流供應鏈緊張,同時,一些輔材、輔助原料等以往主要采用汽運方式,受影響較大;二是受客戶公司複工時間不一致影響,成品發運困難,庫存升高。

地處長三角的江蘇沙鋼、南鋼,在鋼材水運方麵都麵臨著一定的壓力。由於沙鋼物流公司原計劃安排的船舶未能及時複工,加上嘉興、蘇北、吳江航道管製及各碼頭停工,內貿鋼材運輸麵臨待卸船舶無法返程、待裝船無法複工的雙重壓力,2月上旬市場上浙江內河、浙江沿海和蘇錫常內河船舶運轉基本處於停滯狀態。南鋼的困境主要在於鋼材發運原以公路、水路運輸為主,因疫情期間公路不通、水運價格上漲造成發運受限,企業麵臨著鋼材庫存持續走高、庫容接近飽和的窘境。

作為地處廣東的一家沿海鋼鐵企業,寶鋼股份湛江鋼鐵原材料進廠和產成品出廠受水路、鐵路運輸上下遊環節的影響較大。在原燃料進廠方麵,主要受到兩方麵影響,一是到港船員來自五湖四海,輸入性風險較高,聯檢部門對到港船員的檢驗檢疫時間有所延長;二是受廣西地區礦山延期複工影響,石灰石、白雲石鐵路供應困難。產成品出廠麵臨的問題主要在於,一方麵,湛江鋼鐵60%以上的用戶集中在珠三角,受春節期間停工及疫情的疊加影響,佛山地區主要收貨港口停工近半月,產成品船舶到港後無法卸載後返航再次裝運,導致廠內產成品壓庫嚴重;另一方麵,產成品鐵路發運受車皮不足、輔助材料緊缺影響,難以滿足發運需求。

此外,也有部分鋼鐵企業,物流運輸本身所受阻力不大,但上下遊企業的複工複產延遲對企業物流造成間接抑製影響。如華中地區的華菱集團目前總體還算平穩。據華菱采購部辦公室主任肖龍介紹,華菱集團此前以鐵路運輸和水運為主,公路運輸占比並不高。以華菱湘鋼為例,其進口原燃料全部由水運進廠(走長江、洞庭湖、湘江水道)。湘鋼有關負責人表示:“湘鋼在這一塊基本沒有受到疫情影響,可以說連風吹草動都沒有。”因而,華菱集團目前主要麵臨的問題是礦山生產企業尚未完全複工複產,導致部分資源品種偏緊。

地處福建的三鋼集團,公路鐵路運輸都暢通(正常情況下,鐵路1/3,公路2/3),令企業頭疼的是“市場沒啟動”,即大量基建工程和項目沒開工,造成鋼材積壓嚴重。目前,該企業主要采取悶爐減產的措施,放慢生產節奏,已經減產大概10%。

南鋼未雨綢繆,較早實施春節原料保供預案,因而雖廢鋼供應方暫停發貨,但南鋼廠內廢鋼庫存充足,未受影響;進口礦方麵,春節前也通過海進江中轉、提高碼頭作業效率、合理安排作業品種等措施,將廠內原料庫存維持在高位(40萬噸以上)。

鋼企全力保產,“水運+鐵運”兩手抓

企業麵臨的具體問題各異,但解決宗旨大都是公路受阻,從而轉走水運、鐵路運輸。水運、鐵運成為大多數企業保產保供的重要突破口。

馬玉龍表示,太鋼目前正積極與供應商協商加強公路與鐵路的協調運輸,確保原材料順利進廠,保證太鋼大生產穩定運行。此外,2月16日,山西省交通運輸廳印發《山西省交通運輸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免收收費公路車輛通行費工作方案》,要求從保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保障疫情防控和生產生活物資運輸、支持企業複工複產等大局出發,科學實施防疫檢測和交通管理。當地汽運限製在逐步放開,這將對太鋼原料保供產生積極的影響。

臨海靠港的企業,目前都在積極推進鐵海聯運的模式。例如,首鋼京唐公司發揮鐵海聯運優勢,一方麵,拓寬供應渠道,加強與鐵路部門對接,大力推動鐵路集疏運;同時加強調度指揮,對靠泊船舶堅持“快幹快離”,縮短外來船舶停靠時間,將疫情風險降到*低。另一方麵,針對成品發運,首鋼京唐積極保持與客戶、目的港溝通協調,盡全力釋放庫存。1月份,首鋼京唐港口吞吐量在逆境中實現新突破:全麵完成各項生產任務,碼頭攻關增利完成102.6%,港口吞吐量超計劃5.7%。

湛江鋼鐵針對原材料進廠難題,采取了4方麵措施:一是提前掌握每一名到港船員來源及疫區的經曆,嚴控船員上岸,優化港航交接方式,減少人員接觸;二是與海關、海事、邊檢等聯檢部門協調,24小時開展防疫檢查,減少船舶到港後的待卸時間;三是優化散貨接卸係統管理,提升碼頭接卸能力,30萬噸級礦石外輪及8萬噸級進口煤船接卸效率均創曆史新高;四是及時調整石灰石、白雲石的供應方式,加大水路運輸,補充鐵路運輸缺口。

針對產成品出廠,湛江鋼鐵加強對外協調,強化內部協同:一是通過與湛江市交通局等部門協調,組織佛山地區碼頭複工現場辦公會,逐步恢複佛山地區碼頭生產,加快產成品船舶周轉,同時將一部分壓港船舶轉移至其他未停工碼頭接卸;二是通過*大程度發揮與廣鐵集團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協調空車皮進廠,協調供應商增加輔助材料供應,把部分水運產成品轉為鐵路發運;三是調整生產策略,產品流向匹配物流發運方案,增加不停工的用戶或收貨港的交貨量,適當壓縮受疫情影響嚴重的用戶、港口的發運量。

與之相似,內陸沿江企業則在積極推進鐵運+水運的模式。華菱集團在確保做好防疫各項工作的前提下,精準施策,鐵運+水運兩手抓:一是重點向大型國企(礦務局)資源傾斜,依托鐵路直發確保供應;二是通過各種途徑積極協調涉區、涉市管理部門,確保港口、水運渠道的暢通,解決水運資源問題。

在原料保供調運方麵,沙鋼一是全麵排查、摸底了解礦石及煤焦船舶船籍、裝港港口限製情況,避免船舶到港後因疫情、政策等影響導致船舶無法裝貨;二是靈活調整裝運計劃,保證船舶及時裝出。礦石方麵,針對地方港口不同政策,靈活調配船舶裝貨,如南方港口對湖北籍(武漢籍)船舶管控相對嚴格時,安排船舶裝運北方港口的貨物(如天津、青島方向),同時尋找非疫區船籍的船舶裝運南方港口的貨物。

同時,為積極配合有限公司降鋼材庫存,在了解到市場上有1000噸~5000噸江船運營的情況下,沙鋼物流公司選擇以南京、合肥、馬鞍山等線路的江船作為突破點,聯合銷售處和物貿公司根據船舶線路配貨發運;疫情稍有緩解階段,物流公司安排專人每天跟蹤各碼頭複工情況,優先安排返港船舶裝運複工碼頭貨物(*高峰內貿鋼材代運船舶滯港待卸量達曆史*高的30萬噸),*大限度提升內貿鋼材發運量。

針對鋼材發運受限的問題,南鋼獨辟蹊徑,對內調整產品結構,充分利用現有庫容,將存儲量擴大;對外積極尋找廠外庫分流備用。目前廠內成品材庫存一直處於高位運轉中,南鋼努力做到不因脹庫而影響生產。鑒於出口方麵不受影響,南鋼計劃疫情期間盡量發運出口材。

對公路運輸持觀望態度

在公路運輸方麵,隨著國家出台一係列保通保暢政策,各省份積極響應,身處疫區和非疫區的鋼企,都在積極克服困難,確保汽運順暢。

如非疫區的包鋼在汽運受限導致原料告急的情況下,及時向內蒙古自治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匯報情況,並與包頭市、巴彥淖爾市積極對接協調,目前巴彥淖爾市與包頭市之間的汽車運輸逐步暢通,燃“煤”之急得到有效緩解。2月21日18時,一輛懸掛蒙K牌照的大貨車駛下G6高速公路包鋼出口,其裝載的蒙古焦煤運往包鋼。

又如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各類市政交通停運、機動車禁行,給處於疫區的武鋼有限公司的正常生產和物流運輸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考驗。武鋼有限運輸部有關負責人介紹,對武鋼有限運輸部而言,疫情期*大的困難是人員組織的困難。一方麵,市政交通停運之後,職工需步行1小時至通勤班車站點,造成上下班不便;另一方麵,春節假期疊加疫情,使得武鋼有限需要以*少的人員保證正常生產。

武鋼有限發揮近兩年自身汽運市場化的優勢,在封城之後,與各汽運協力單位展開充分合作。2月10日,武鋼有限廢鋼庫存量不足,急需從工業港倒運澳礦到條材廠。作為武鋼有限的汽運協力單位,盛暢物流克服紅牌車輛上路受阻、疫情防控風險及現場環境惡劣等困難,當天完成運輸澳礦近600噸。

同時,為克服疫情“封城”、人員少等困難,減小生產物流受到的影響,1月23日~2月18日,武鋼運輸部加強鐵運、生產計劃與調度之間的配合,努力提升鐵運生產組織效率,增加鋼坯發售運量,裝坯外發755車,運量同比增長7%。從1月23日封城至2月20日,工業港卸船141條,卸船107萬噸,平均料流達916.2噸/小時以上,前方庫存量53萬餘噸,確保了公司生產原料“不斷檔”。

不過,對於公路運輸,多數企業仍然處於觀望狀態。

華菱湘鋼有關部門負責人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湖南省範圍內的公路運輸通暢是能夠得到保障的,但對省外各地的公路是否通暢,廣大貨運司機仍有許多顧慮,直接影響他們的承運積極性。由於各地對國家政策的理解和執行存在差異,對於往往需要跨越幾省的長途公路運輸來說,車開出去了,一路上是不是真的暢通無阻,目前看來並沒有十分的把握,不確定性依然很高。隻要某一個點出現了梗阻,就將陷司機和業主於非常被動的境地。因此,政策的落地執行和強化督察是關鍵。”

南鋼物流部門負責人表示,隨著疫情得到有效控製,公路運輸正逐步恢複正常。但目前來看,一是外省各地的公路通暢尚未得到保障;二是由於部分駕駛員家在外地,因來自嚴重疫情區或處於自行隔離觀察期等原因尚未到崗,運輸力量仍不足,物流現狀不容樂觀。南鋼將“堅定戰勝疫情的信心,同時做好長期戰疫的準備,做*壞的打算”,及時了解相關政策,做到及時製訂、調整物流方案,確保公司正常生產,鋼材及時發運。